首页 学科概况 医教研动态 教学信息 科研信息 网络教学 课程资源 学科管理 专业资源 留言板
 
 
 
 
      医疗动态
      教学动态
      科研动态
      新闻动态
      成果展示
      征文通知
 
医教研动态新闻动态 → 医教研动态内容
 
[法制日报]舍命为患者的麻醉专家——追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陈绍洋教授
作者:佚名  来源:转载  发布时间:2013/12/30 16:01:59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    2013年11月16日,西安,阳光灿烂。

    旅居澳大利亚的张羽一家三口回到故乡,一下飞机就赶往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,专程看望救命恩人。一年前,高龄待产的张羽胎盘前置,合并肺动脉高压,急需剖腹产,但麻醉风险极大,丈夫王智艰难地作出“万不得已保大人”的抉择。命悬一线时,是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精心为她实施麻醉,全程监护,保证了手术成功,孩子平安降生。现在,孩子1周岁了,聪明健康,张羽很想跟恩人分享她的幸福。

    “我找陈主任!”张羽满心欢喜地来到麻醉科,迎面而来的陈敏教授却沉默良久后说:“他3个月前就去世了……”

    秦岭山麓,凤栖墓园,墓碑静穆。墓碑前那一束束黄花、一把把红枣,寄托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患者们的无限哀思。

    陈绍洋,一位把生命定格在50岁的麻醉专家,用一生7万余例的成功麻醉和留给世间的温暖,诠释了一个职业的崇高。

    “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,不能解除病痛救人危难,还要医生干什么?”

    2004年7月,一位身经百战立下赫赫战功的90岁高龄的老红军,突发急性重症化脓性胆管炎,心肺功能衰竭,生命垂危。很多医院因不能保证麻醉安全,无法为他手术治疗。

    怀着一丝希望,老伴和儿女们陪伴老红军来到西京医院,数名资深专家多次会诊,顾虑最多的同样是麻醉安全。这么大的年龄、这么复杂的病情,能否维持术中生命体征平稳?医院把这副重担交给了陈绍洋。

    术前,陈绍洋到病房详细了解病情,连续几天观察老红军的心率、脉搏、血压、呼吸等变化,对心肺功能进行动态评估,在建议临床医生通过药物干预改善重要脏器功能基础上,数次修正麻醉方案。手术中,他的眼睛始终紧盯监护仪,根据生命体征变化随时调整用药,确保手术顺利进行。气管导管顺利拔出后,陈绍洋一边监测血氧饱和度,加压面罩给氧,一边握着老红军的手轻轻呼唤,终于,老红军按预期时间苏醒了。

    “这次成功麻醉,堪称麻醉界挽救危重高龄患者的经典案例!”世界麻醉医师联合会亚澳区副主席、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这样评价。

    从医30年,陈绍洋在高龄危重病人、多脏器移植、颅脑手术等麻醉管理中练就了炉火纯青的医术,完成的7万余例复杂手术麻醉,无一例麻醉意外、无一例医疗纠纷。

    “不少老百姓家里穷,是揣着馍来看病的,不对他们好点再好点,良心上过不去啊!”

    张伟和妻子一起到西安打工,不慎从7 米多高的施工架上坠落,被工友用木板抬进西京医院急诊科。接到通知,陈绍洋迅速赶来参加抢救。张伟突发呼吸困难,需要紧急气管插管,他的体位不利于操作,陈绍洋让医护人员扶着张伟,自己双腿跪在冰凉的地板上,俯下身、探着头,小心操作,直到张伟呼吸平稳,他才站起来。

    术后,他天天去看望张伟,还送去两箱鸡蛋。他的学生孙思斯问:“老师,您和张伟非亲非故,怎么对他这么好啊?”陈绍洋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 一天,孙思斯和陈绍洋去实验室,见一名面色憔悴的老人匆匆而过,陈绍洋问孙思斯:“知道老人口袋里装的什么吗?”她摇摇头。“是馍。”陈绍洋语重心长地说,“不少老百姓家里穷,是揣着馍来看病的,不对他们好点再好点,良心上过不去啊!”

    在陈绍洋心中,病人永远是第一位的。只要接到求援电话,他就像听到冲锋号,火速奔向“战场”。西京医院政委董新平感慨地说:“做一天两天也许不难,但日复一日坚持30 年,绍洋真不容易!”

    “麻醉是个奥妙无穷的世界,不全身心地钻进去,怎么能做到‘梦醒之间游刃有余’?”

    从护士到教授,从技师到医师,从名不见经传到享誉国内,荣获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在内的7个重大奖项,探索总结的23 项新技术新业务运用于临床,陈绍洋对事业的执著追求从来没有停步。

    他和爱人罗兰说的最多的就是手术台上的心得。有一天,罗兰笑着说:“不就是麻醉那点事儿嘛,你至于那么认真吗?”没想到,陈绍洋郑重其事地问:“如果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们的父母,你还会这样说吗?要知道,医生1 ‰的失误,对于病人和家属来说,却是100%的伤害呀!”他接着说:“麻醉是个奥妙无穷的世界,不全身心地钻进去,怎么能做到‘梦醒之间游刃有余’?”

    “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如果再给我十年,我会做得更好!”

    2012 年3 月29 日,在手术台连续奋战8 小时、滴水未进的陈绍洋,正准备为一名重症病人实施麻醉,突然感到肝区持续剧痛,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滑落。

    “陈教授,您怎么了?”一旁的主刀医生看他脸色苍白,关切地问:“要不休息会儿,让其他医生来麻醉吧?”

    陈绍洋摇摇头,他咬紧牙关,用拳头顶着腹部完成了麻醉,然后双腿一软,摔倒在地。

    次日,陈绍洋做了超声检查。医生发现肝脏上长有4 个鸡蛋大小的瘤子,已经顶破肝膜,确诊为肝癌晚期。

    4 月1 日,医院紧急为陈绍洋实施肝脏移植手术。2013 年2 月,因癌细胞转移,医院又为陈绍洋实施了股骨头置换手术。

    肝移植才一个月,身体稍稍恢复的陈绍洋,就执意把病房布置成办公室,每天都要学习工作近10 个小时。

    陈绍洋的恩师、著名医学专家、85 岁高龄的臧益民和老伴去看望病中的他,夸奖他是自己的好学生、人民的好医生。一向坚强的陈绍洋流下了眼泪,握着老师的手说:“我做得真的很少,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如果再给我十年,我会做得更好!”

    老教授的眼睛湿润了,缓缓地举起右手,给自己的学生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。

    病魔没有顾惜这位可敬可爱可亲的人。它来得匆匆、来得凶猛。

    2013 年8 月4 日12 时50 分,陈绍洋永远地走了。

    弥留之际,他用颤抖的手写下遗嘱:“若我走到人生最后,愿将我的双侧肾脏捐献给所需患者,也算为我的医学事业作最后一点贡献!”

    这是一个平凡医者对患者的真心牵挂,这是一个军医树立在人民心中的精神丰碑。


来源:法制日报12月28日1版

http://epaper.legaldaily.com.cn/fzrb/content/20131228/Articel01002GN.htm

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]
 
 
 
 
版权所有: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 备案号:陕ICP备06008626号技术支持:奈特星网络公司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长乐西路15号 联系我们:029-84775344 Email:mazuike@fmmu.edu.cn